土拨鼠节:从喀拉拉邦洪灾中得出的全球性经验与教训

去年年底,我在印度出版物《Mint》中发表了一篇社论,申明印度无法了解 8 月份发生的喀拉拉邦洪灾到底造成了多大的影响和损失,以及在下一次发生自然灾害之前,政府就应该全盘考虑灾害风险融资的方方面面。

现在我们了解到,重建和清理成本正在“下沉”—— 其中包括向购买金银的公民征收的“洪水税”。军方也向国家政府请求支付10.2 亿卢比(1400 万美元),用于补偿救灾期间出动 517 架次飞机的费用。喀拉拉邦的公民最终会感受到所有这些额外支出带来的影响,然而他们同时也是最需要帮助和重建援助的人。

不可否认,我们的世界和气候正在不断变化。不可否认,我们目前无法足够迅捷地应对这些变化。不可否认,公私合作将使世界更具恢复力。

保障先行,护航未来

大多数自然灾害均未承保。原因并非保险公司没有承保能力 —— 根据瑞再研究院的评估,截至 2018 年底,非寿险/再保险的总承保能力已经超过 2 万亿美元。科学和数据表明,由于人们选择居住在人口稠密的靠海地区,亚洲将会面临更高的“次生灾害”损失。由于气候变化、人员迁徙和人口密度等因素的影响,这些现象不会像过去那样罕见。

任何自然灾害造成的损失都无法进行精确衡量。因为所遭受的眼泪和伤痛无法衡量。要精确衡量损失是不可能的。因此,我们决定致力于我们所能衡量的因素,使亚洲变得更具恢复力,更利于人们的生活、经济的繁荣和城市的发展。

亚洲各国政府逐渐意识到,他们能够采取更充分的准备措施。例如,中国四川省的茂县与瑞士再保险及我们的合作伙伴中航安盟合作,为其定制指数保险解决方案,即当该县遭受洪水、地震、滑坡甚至特大暴雨等自然灾害时,一旦满足条件就会触发赔付。在茂县,如果发生地震且地震等级超过预先议定的等级,即可触发赔付。

这意味着什么呢?不用理赔。无需等待救济。更快开始重建。

灾难风险融资

灾难风险融资还有许多其他模式:美国国家洪水保险计划、加勒比海地区的 16 国飓风、地震和降雨风险保险基金,以及墨西哥的 FONDEN 计划 —— 它是一项综合性的灾难风险融资策略,由储备融资、再保险和灾难债券等组成。

科学家还提到,厄尔尼诺-拉尼娜气候现象交替发生的间隔越来越短。一些地方遭受洪灾,另外一些地方则发生了旱灾。预计今年的厄尔尼诺现象将会造成大范围损失。城市化的海岸线、人口稠密的大都市、致病的污染物等各类因素综合在一起,会使灾难带来的影响力比过去大得多。亚洲的大片土地位于“环太平洋火山带”上,历史上发生的所有地震中有超过 90% 源于此处。在 25 次震级创纪录的地震中,只有三次未处于环太平洋火山带内。

您还在等什么呢?我们知道,当爆发自然灾害时,我们无法占据上风。正因如此,我们才要监测风暴、时刻关注新闻频道,甚至用胶带封住窗户,希望什么灾难都不会发生。我们并不能预防风暴或地震,但我们可以在灾难过境后更好地应对灾难。

此外,还有一个振聋发聩的理由:财务评级机构越来越注重自然灾难对政府财务状况造成的影响。标普和穆迪均表示1 : 减轻自然灾害造成的财政影响可以提升政府的信用评级。

重新考虑风险

我们认为,大多数国家/地区的灾难风险机制都需要重新进行审视。回到喀拉拉邦,根据印度的救灾机制,救灾的重点是即时救济和修复,但并未解决如何提供资金对基础设施进行恢复和重建的问题。值得重申的是,使用政府账户购买保险有助于填补重建融资的空缺。


在 2017 至 2018 年间,全球自然灾害造成的综合经济损失高达 4970 亿美元,其中保险损失总计为 2190 亿美元,是有史以来两年期保险赔付的最高纪录。这两年的综合自然灾难保障缺口也相当大,达到 2800 亿美元。


这 2800 亿美元能用于更好的用途。


现在,运用创新的解决方案和预测模型,可以帮助我们的合作伙伴在自然灾害发生前做好更充分的准备。另外,科技和卫星测绘能够帮助我们进行赔付,同时帮助瑞士再保险考量整个亚洲地区的新型风险及新兴风险池。


政府应该做的,是基于保险公司及其再保险合作伙伴的共有专业知识,考虑采用新的保险方案。如上所述,融合了风险预防和风险转移解决方案的公私合作方式已然存在,可以随时“拿来”参考运用。


这对政府的好处是融资全程透明,对公民的好处是近乎即时的赔付,而对受灾难影响的每一个人而言,好处将是雪中送炭的食品、衣物、医疗和临时住所而无需到处筹集资金。

Contact

Related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