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撥鼠節:從喀拉拉邦洪災中得出的全球性經驗與教訓

去年年底,我在印度刊物《Mint》中發表了一篇社論,指出印度無法瞭解 8 月份發生的喀拉拉邦洪災到底造成了多大的影響和損失,以及政府應該在下一次發生自然災害之前,全盤考慮災害風險融資的各個面向。

現在我們瞭解到,重建和清理成本正在向下轉嫁,這包括向購買金銀的公民徵收「洪水稅」。軍方也向國家政府請求支付 10.2 億盧比 (約 1400 萬美元),以作為救災期間出動 517 架次飛機的費用補償。喀拉拉邦公民最終會感受到所有此類額外支出帶來的影響,然而他們同時也是最需要幫助和重建援助的人。

不可否認的是,我們的世界和氣候正在不斷變化。事實是我們目前不足以迅捷地應對這些變化。無可否認,公私合作將使世界更具恢復力。

保障先行,護航未來

大多數自然災害均未承保。原因並非保險公司沒有承保能力:根據瑞士再保險研究院的評估,截至 2018 年底,非壽險/再保險的總承保能力已經超過 2 兆美元。根據科學研究和資料發現,由於人們選擇居住在人口稠密的靠海地區,亞洲將會面臨更高額的「次生災害」損失。由於氣候變化、人口遷徙和人口密度等因素的影響,這些現象不會像過去那般罕見。

任何自然災害造成的損失都無法進行精確衡量。因為隨之而來的眼淚和傷痛是無法衡量的。人類永遠無法精確衡量損失。因此,我們決定致力於自身所能衡量的因素,使亞洲變得更具恢復力,更利於人類生活、經濟繁榮和城市發展。

亞洲各國政府逐漸意識到,他們能夠採取更充分的準備措施。例如,中國四川省的茂縣便與瑞士再保險公司及其合作夥伴中航安盟合作,為其制定指數保險解決方案,即當該縣遭受洪水、地震、山崩甚至特大暴雨等自然災害時,一旦滿足條件即可兌現賠付。在茂縣,如果發生地震且地震等級超過預先議定等級,即可兌現賠付。

這意味著什麼呢?無需申請理賠。無需等待救濟。更快開始重建。

災難風險融資

災難風險融資還有許多其他模式:美國國家洪水保險計畫、加勒比海地區的 16 國颶風、地震和降雨風險保險基金,以及墨西哥的 FONDEN 計畫 —— 此計畫是一項綜合性的災難風險融資策略,由儲備資金、再保險和巨災債券等組成。
 
科學家更提到,厄爾尼諾與拉尼娜氣候現象交替發生的間隔越來越短。部分地區遭受洪災,而其他部分地區則發生了旱災。預計今年的厄爾尼諾現象將會造成大規模的損失。城市化的海岸線、人口稠密的大都市、致病的污染物等各類因素綜合在一起,會使災難較過去更具影響力。亞洲有大片土地位於「環太平洋火山帶」上,歷史上發生的所有地震中,有超過 90% 源於此處。在 25 次地震等級創紀錄的地震中,只有其中 3 次並非處於環太平洋火山帶內。
 
您還在等什麼呢?我們知道,當自然災害爆發時,我們無法佔據上風。正因如此,我們才要監測風暴、時刻關注新聞頻道,甚至用膠帶封住窗戶,希望不要發生任何災難。我們並不能預防風暴或地震來襲,但可以在災害過境時採取更妥善的應對措施。
 
此外,還有一個振聾發聵的理由:財務評級機構越來越注重自然災難對政府財務狀況造成的影響。標準普爾和穆迪公司均表示 1 :減輕自然災害造成的財政影響,可以提升政府的信用評級。

重新考慮風險

我們認為,大多數國家/地區的災難風險機制都需要重新審視。回到喀拉拉邦,根據印度的救災機制,救災的重點在於即時救濟和修復,但並未解決如何提供資金對恢復和重建基礎建設的問題。值得重申的是,使用政府帳戶購買保險有助於填補重建融資的空缺。

在 2017 至 2018 年間,全球自然災害造成的綜合經濟損失高達 4970 億美元,其中保險損失總計為 2190 億美元,是有史以來兩年期保險賠付的最高紀錄。這兩年的綜合自然災難保障缺口也相當大,達到 2800 億美元。

但事實上,這 2800 億美元原本可得到更妥善的運用。
 
現在,運用創新的解決方案和預測模型,可以幫助我們的合作夥伴在自然災害發生前做好更充分的準備。另外,科技和衛星影像能夠協助我們進行賠付,同時幫助瑞士再保險公司考量整個亞洲地區的新型風險及新興風險池。

政府應該做的, 是以保險公司及其再保險合作夥伴的共有專業知識為基礎. 考慮採用新型態保險方案。如上所述,融合風險預防和風險轉移解決方案的公私合作方式已然存在,可以隨時參考運用。

這對政府的益處在於融資全程透明,人民也可受益於近乎即時的賠付,而對受災難影響的每一個人而言,好處便是能收到雪中送炭的食品、衣物、醫療和臨時住所,而無需到處籌集資金。

Contact

Related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