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建引水河渠工程洪涝灾害损失 和保险理赔的典型问题与要点

随着夏季的到来,洪水、雷暴和山体滑坡等自然灾害带来的损失风险越来越高。根据瑞士再保险sigma报告,2020年包括原生、次生灾害在内的所有自然灾害事件造成的保险损失总额达到 810 亿美元,次生灾害导致的保险损失超过 570 亿美元,占总额的 71% 以上。其中,由降雨和暴风所致的洪水灾害损失占次生灾害总损失的四分之一,是在建引水河渠工程面临的最主要风险,而遭受损失后的保险理赔问题也十分复杂。

2020-2022年,国家重点推进150项新的重大水利工程项目建设和部署,其中前期的南水北调水利工程已经建成并发挥效益;一批引水工程如引江济淮、滇中引水工程和西江大藤峡水利枢纽工程等也已经开始施工。这些水利工程对于促进区域防洪减灾、优化配置水资源、保障农田灌溉和城乡居民饮用水安全、水生态保护和经济发展起重要作用,同时也为保险业提供了广阔的服务空间。

引水工程因洪涝暴雨等自然灾害受到巨大经济损失时,保险公司积极介入支付保险赔偿金能够有效缓解被保险人的资金压力,保障工程进度。但是保险双方在保险理赔工作中的查勘定损、保险条款的应用和解读、赔偿原则等方面往往存在不同意见和争议。

本篇文章围绕新开引水河道工程,简要介绍新开河道主要组成部分和遭受洪涝灾害后引发的典型损失;并以国内部分引水工程项目在洪涝灾害保险理赔中实际发生的典型案例为基础,总结和分析保险理赔中常见的问题与痛点。 

一、新开引水河渠工程的组成和典型施工工艺

以下是新开河道主要组成部分和施工工艺流程的简要介绍。

  • 河渠和护坡土石方开挖工艺流程

河渠表土剥离,渣土外运;膨胀土、崩解岩治理,筛选可利用料,拌合水泥改性土料;按照施工图纸开挖土石方边坡并预留保护层;根据地下水位探测分段分层设置排水沟系统。

  • 水泥改性土填筑工程施工流程

边坡、渠顶和渠底等开挖完成后马上填筑水泥改性土;按照划分的单元自下而上分段分层卸料、铺料、平料,碾压、验收,循环填筑;按照施工规范和设计要求,采用环刀法取样压实度检测验收。

  • 精削坡施工

坡体开挖、水泥改性土填筑后,按设计尺寸对河渠边坡进行精削坡。

  • 护坡和护底工程施工流程

在河渠坡面和平台成型后,安置PVC排水管内水引排系统,之后铺设土工布形成内水反滤系统。在1、2级石方边坡上按设计布置框格梁钢砼,打锚杆喷射混凝土封闭岩面,浇钢筋砼护坡;在1、2级土质边坡上换填改性土,铺设土工布,表面浇钢筋砼护坡。在3、4级边坡(生态护坡)上铺设柔性生态预制混凝块,覆土植草,形成坡面生态水土保护毯。在各级平台及护底上,按照设计方案换填改性土,铺设土工布,浇筑混凝土地板。

  • 渠系跌水结构施工

主要包括开敞式多级跌水型式,竖井式跌水型式和多级台阶式跌水型式。

  • 灌溉站泵站系统安装施工

根据不同部位对于流量、扬程不同要求,设计和安置机电引水灌溉泵系统和变压器系统。

  • 其他工程项目

包括桥梁工程,管护道路,渠系其他建筑物和水机、电器设备及金属结构制造与安装工程等。

二、洪涝灾害后的典型损失项目

结合国内某些引水工程项目在大规模洪涝灾害后的保险理赔处理案例,被保险人在灾后提出的主要损失项目可以分类为抢险施救费用、抽排水和清淤费用,主体工程损失、临时工程损失、施工材料和周转性材料损失及其他费用损失等。

以下是某大型河渠工程在洪涝灾害后,主要损失项目的损失金额分类和占比数据统计的示意图。

三、保险理赔中存在的典型问题和争议

就以上这些典型损失项目,瑞再整理出相应保险理赔中存在的典型问题和争议,并进行了分析和说明。

1. 抢险施救费用

洪涝灾害发生时,被保险人组织大量的人力、机械、物资投入防洪防汛和抢险施救工作,为了防范财产发生损失或避免受损财产损失进一步扩大。

  • 最常见的典型问题:

实际上被保险人承包商在汛期前就会组织进行各类抗洪防汛措施,在洪涝灾害发生时,被保险人根据汛情再继续采取相关防范措施。所以保险理算人在核实损失项目时,需要区分所发生的费用是“预防费用”还是“施救费用”,在和被保险人承包商解释说明时通常会引起误解和争议。与此同时,另外一个难点是如何核实各抢险费用作业的真实性和相对准确性。

2. 排水和清淤

对于超长河渠和超大基坑工程项目,洪涝灾害后会产生大范围积水和积淤。积水和淤泥主要集中在引水渠和基坑内,淹没了在建工程边坡和设施,还包括临时道路、施工场地、办公营地和材料仓库等;部分受灾工程的抽排水和清淤工程损失占总损失的40%左右。被保险人必须及时抽排水和清理淤泥,恢复生产。

2.1. 排水

排水费用通常的计算方式:

  • 实测排水量乘以单价确定排水费用;
  • 根据设备定额中排水泵的台班费用,乘以实际排水工时(h),加上其他的人工及辅助费用等;
  • 双方商定的其他方法。
     
  • 常见的争议问题:

抽排水量的准确性,特大基坑内积水的实测抽排水量会受到自然渗流和蒸发、人工导流泄洪、测量方法和时段等因素影响。排水单价的计取依据也是争议点。

根据水泵定额台班费用计算抽排水费用的情况下,需实地核实泵的种类规格和数量、实际抽水作业时长(h)和其他辅助费用,另加上紧急购买大排量水泵的折旧费用(如有)。该种方法相对简单,可以减少排水量和单价争议,但是保险理算人无法核准实际抽排水作业时间的准确性。

以上是常见的两种计价方式,保险双方虽然立场不同或各有偏好,但是可以友好地协商解决这些问题。

2.2. 清淤费用

洪涝灾害会引发超长河渠和大基坑内大范围积水和积淤,在测量确定巨大的清淤工程量后,清淤单价会决定清淤费用的多少,这时保险双方往往会产生较大的争议。

2.2.1. 清淤工程量计量

保险双方一般通过比对灾前和灾后实地测量数据的变化量差计算清淤工程量。保险双方在清淤工程量(回淤厚度和面积)计算上存在的技术争议点一般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 被保险人能否提供灾前回淤区域的测量成果图纸和相对准确的施工进度报告等文件;
  • 在大范围的回淤面积里选择受损标的的清淤范围,标定测量仪器;提前设计测量方法和不规则断面和断面线上的测点位置;
  • 现场实际测量作业和操作行为等都会影响到测量数据的采集和清淤工程量的计算;
  • 对于临建工程、场地和营地等清淤作业,也需要选择合理的范围,澄清清淤目的和保险属性;
  • 经常需要关注的临近河渠疏浚是否属于保险承保范围等。

2.2.2. 清淤单价

一般来说受损项目的单价计取方式有:

  • 参考和套用相关标段施工合同工程量清单内对应的清淤单价或类似项目的单价;
  • 参考市场上类似清淤工程项目的单价;
  • 根据相关计价依据或定额编制新的清淤单价。

许多大案例表明如果清淤项目多且清淤工程量大,保险双方会在清淤单价的计取上产生较大争议。被保险人承包商会认为以上计价方式不适用于本清淤作业,并且会就不同区域内淤泥的存在形态(如固态或流态等)提出不同的清淤方法。根据清单计价定额计算单价时,会考虑增加难度系数。保险双方都意识到单价的高低使得清淤费用产生巨大的伸缩性,都不肯轻易让步。

以上典型争议问题在大型工程发生洪涝灾害后普遍存在,部分案例甚至在工程完工之后还没有解决,给保险理赔工作带来巨大挑战,是保险理赔中常见痛点,值得我们特别关注。

需要提醒的是,保险理算人在寻找解决方案时,需要时刻了解现场清淤动态和现场实际清淤的方法和进度,同时调查是否存在清淤工程总价外包情况。

3. 引水河渠主体工程

引水河渠主体工程在洪涝灾害后的损失所占比例大,占比高达总损失的 30%以上。保险理赔中主要工作是事故原因再澄清、损失程度和范围核实,修复方案和费用合理性分析等。

3.1. 主体工程典型损失项目和特征

汛期超标洪水漫过在建河渠或堤坝,导致沿线大量在建河渠边坡、已填筑改性土边坡遭受水淹浸泡损失。排水沟和盲管破坏,土工布位移和变形需重新铺设。边坡和平台道路上的级配碎石被冲毁,砼面板沉陷、开裂。还有其他项目包括锚杆和喷射混凝土保护层,铰接式柔性生态预制块,生态毯或后期草坪等损失。

主要的损失形态是水淹、浸泡和积淤,坡面冲沟、溃破和水土流失,部分边坡土体强度下降和坍塌,部分完工的结构工程基础松软掏空,机电安装工程和水机设备等水淹锈蚀,需要拆除、检测和修复。

3.2. 主体工程保险理赔的主要工作

引水河渠线路长、标段多,各被保险人在灾后会集中报损,保险理算人在短时间内展开密集的现场查勘和保险理算工作,承受巨大压力,面临巨大挑战。保险理算人的基本工作要点如下:

从技术层面上看,保险理算人需要在较短的有效时段内收集到必要施工资料和技术信息,并及时应用于现场查勘工作。具体工作内容涉及:

  • 了解受损河渠边坡在灾前的施工完成情况和灾后的损失程度与范围;
  • 按照设计规范取样检测土体密实度;关注损失的形态和可能的工艺原因;注意开挖预留保护层或改性土保护层对边坡体损失程度的影响;
  • 评估各项设计修复方案是否有修复范围变化、设计变更、性能增加等;
  • 测量或复核预算内各分项工程的工程量时,扣除超出受损项目外的工程量部分;
  • 损失单价大多参照施工合同工程量清单内对应分项工程项目的单价;除非是特别项目,如果工程量偏小,不会像清淤单价那样产生巨大争议;
  • 在理赔工作中正确解读和应用适用的保单条款。

3.3.保险理赔中常见的问题

除了以上可能存在技术施工问题,现场查勘中也存在这样一些典型问题,如各保险理算人单独查勘定损时基坑排水未尽,水下损失项目不清楚。为了快速查勘定损、抽样检查,可能会引发查勘程序缺失和项目漏项,或只专注表面核损工作,无法深入核实和计算,不加区别地将非保险项目损失计入保险赔付范围等。

4. 临时工程和设施损失

在工程施工中,被保险人修建许多临时工程,包括临时道路、栈桥、营地、拌合站、预制件加工厂,还有临时风、水、电设施等。由于地势低,设计和建造标准低,临时工程在洪涝灾害中受到损坏的程度比永久工程要大得多,大量临时工程、设施和材料等会被水淹和灭失。根据某引水工程的灾后统计,其临时工程的损失占总损失的12 % 左右。

4.1. 受损临时工程的修复和损失计算

若被保险人在灾后提出的报损金额大,现场查勘时需核实灾前的状态和灾后的损失程度范围;根据被保险人提出的修复方案,了解这些临时项目的再利用目的和用途,判断可保属性;评估后续剩余使用功能和价值及修复的必要性。

临时工程(如临时公路等)的恢复具有临时性特点,原设计和修造标准不高,理算中存在的典型问题是受损项目多、价值低、量大且杂,查勘效率低。现场多以核实基本结构形式、修复标准、工程量量测、清点、单证核实、沟通等粗线条方式计算损失金额。

4.2. 临时工程的不足额承保情况

根据部分保单,一般单个标段临时工程的保险金额是临时工程的总价费用,体现在承包商和业主签订的施工合同工程量清单内,由业主单项支付。临时工程费用在总合同金额中一般占比很小,在实际工程施工中承包商会修建大量临时工程和设施为主体工程施工服务,其实际修建的费用远远大于清单中列明的总价费用并被摊销在主体工程费用中。

洪涝灾害后,被保险人提出的临时工程损失金额皆大于其保险金额,存在严重不足额承保现象。保险损失的赔付原则是损失金额乘以不足额比例,以扣除残值的方式赔付,最高不得超过其保险金额。这里存在的难点是如何核实被保险人承包商因需而建造的临时工程的总费用(实际应保保险金额)。

另外,部分保单扩展承保 “不作比例赔付处理条款”,使得赔款均按照实际损失金额赔付。

存在的潜在问题是,当大量临时工程的应保保险金额增加或累计增加时,会触发到保单中约定的“保险金额和保费调整条款”,按照完工竣工总决算的金额调整保费。但是,实际上大部分承包商不会向业主报备其实际增加的总费用,投保人/被保险人业主在最终竣工决算时,也不会评估保险金额的变动情况,一般很少会主动按照保单的约定告知保险公司调整和支付保费。

在实操中,如何处理临时工程普遍存在的不足额性问题和工程完工后保费的再调整是理赔工作的难点,这也是保险核保和理赔工作中一直被忽视的漏点,是需要保险公司关注的问题点。

5. 施工用材料(含周转性材料)损失

常见的施工建筑材料损失是钢材、木材和水泥、粉煤灰和骨料等材料,还有各类机具、电器设备和零配件等。周转性材料包括脚手架、模板、安全网和机具等。

水淹损失的形态多为浸泡、冲走或灭失;对于金属电气类的损失是锈蚀和腐蚀;需要检测、清理和恢复。部分保单甚至承保了材料失效的赔偿责任,使得保单扩展承保风险更大。

其中涉及的主要工作是现场评估、清点,收集和核实单证材料,协商清理和除锈方法与费用,核计税费和残值等。对于周转性材料的损失,理赔争议点是如何确定其摊销价值、方式、赔偿基本原则。

6. 承包商自有的机器设备损失

被保险人承包商自有的、用于施工目的的大型机械和机电设备、配件和材料等因自然灾害造成的损失,一般不属于保单承保范围,除非另有规定。

7. 其他安全文明和措施费用

安全文明标识和环保设施在水灾时被淹和冲毁产生的修复费用等需要理赔人员根据保单承保范围并结合工程量清单核实该部分费用的足额性和准确性。

8. 第三方损失和责任

常见的典型问题是,如果因被保险人在施工中改变周围地形地貌,导致洪涝灾害发生时连带引发第三方的财产等次生灾害损失,被保险人对第三方的财产损失依法负有民事侵权赔偿责任。但是通常情况下,保单不负责承保和赔付这类因自然灾害原因引起的损失。

部分保单扩展了“由于自然灾害造成第三方人身伤亡和财产损失的责任”条款,引发的承保责任争议问题,给保险理赔人带来挑战。特别是在大规模的洪涝灾害下,由此引发巨大的第三方财产损失时,使得依据该条款执行赔付时具有连锁效应,但在现实中具有不可操作性。故保险双方在前期设计和考虑增加该条款时必须保持慎重的态度。

四、保险条款在保险理赔中存在的典型问题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 除了以上介绍的工程损失项目在现场查勘定损中存在的问题,保单中增加了一些扩展条款和特别约定存在着多样性解读空间,使得这些特别约定在保险理赔中产生巨大争议。我们注意到一个不可忽视的事实就是,在前期的激烈竞标过程中,保险公司会无条件接受被保险人和经纪人设计的保险合同和条件,导致必要的工程核保功能失效或缺失,并使得工程项目的承保风险后置到保险理赔服务和控制阶段,导致实质性的保险理赔风险。

工程核保功能的失效,使得保单承保范围大,风险无缝对接,会使得工程项目的施工风险在本保险合同的承保范围内转化为巨大的保险风险释放,这对保险理赔技术和专业能力要求更高,只能通过技术层面去控制或减少损失金额。

由于本段内容涉及的保险合同内容篇幅大、条款数量过多,我们将在以后的专题文章中进行分析和论述,同时瑞士再保险公司也会提出相应的解决方案和建议。

五、总结说明

基于以上分析,可以了解到引水河渠工程在遭受大规模洪涝灾害时,面临受灾范围大、损失项目多、报案集中、理赔资源存在缺口等问题。保险理算人在短时间内工作强度高且密度大,通常难以保证工作质量。另外保单承保范围大、损失项目多、部分扩展条款呈多样性解读容易引发保险双方产生巨大争议。

瑞士再保险公司理赔部在编制“引水河渠工程在洪涝灾害中的保险理赔解决方案”的同时发布了本文,以揭示查勘定损中存在的问题和痛点,目的就是希望前端保险公司和被保险人共同关注和认识到引水工程存在的施工风险和保险理赔风险,合理评估风险承保覆盖深度,完善设计条款的结构质量;并且,通过深化学习和积累保险理赔技能经验,不断提高保险服务质量,规范保险双方在工程保险索赔和理赔工作中的专业行为,为中国工程保险理赔行业创造相对规范的标准和可操作的保险理赔实操指南。

如需了解更多信息或您对本文有任何疑问,欢迎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