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气候变化及其对核保人员的意义

瑞士再保险瑞再研究院最新出版的 sigma 刊物《经济积累和气候变化时期的自然灾害》报告,重点关注了气候变化以及其他造成自然灾害损失不断加剧的风险驱动因素。报告旨在解密复杂的气候变化,并阐明其对保险行业的影响。

什么是气候变化和波动?

一系列自然因素造成了气候模式的短期和长期波动。这种波动主要是由于全球大气和海洋的大规模循环模式造成的。例如,众所周知的厄尔尼诺-南方摆动现象 (ENSO),导致了全球气温和降水条件的变化。

在这种自然波动的背景下,地球的气候因全球变暖而进一步变化。虽然自然波动在短期内将对气候灾害产生更大作用,但气候变化趋势的长期影响将会增加。自前工业化时代以来,全球气温上升约 1℃,据预测,到本世纪末将会继续上升 1.5 至 4℃。

科学研究表明,将极端天气灾害与全球变暖联系起来并非易事。全球变暖现象非常复杂,存在多个反馈循环和临界点,使得准确的未来预测变得困难重重。更重要的是,我们对许多极端灾害(如热带气旋)的成因知之甚少,因此很难确切地预测这些灾害在全球变暖的背景下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然而,从对近期多起事件的观察来看,比如说降水量创下纪录的超强台风海贝思 (Typhoon Hagibis) 和 2019 年持续时间最长的灾难性事件“澳大利亚森林火灾”,表明很可能存在气候变化的影响。总的来说,这些观察表明,全球变暖确实导致环境中自然灾害的波动性和强度加大。

为什么气候变化不是主流核保的一部分? 

虽然气候变化是保险业几十年来众所周知的话题,但气候变化知识在主流核保中的应用却很有限。那些重点研究 30 至 100 年长期压力情景的保险研究,对于核保工作来说并无特别用处——核保的关注点是未来一年内可能发生的事件。行业灾难模型尚未包括将气候科学纳入主流核保和风险评估的气候模型。

气候变化具有复杂性和不确定性,这阻碍其进入主流核保。许多气候变化研究表明,在 50 至 100 年的时间内,气候变化的风险会增加 20% 至 50%——不过这个假设仍有很大不确定性。即使平均每年变化不超过 1%,也可能会产生误导,因为实际的风险波动率可能要高得多。此外,保险业积累了大量可随时参考的历史数据,这为保险公司提供了一个依据,以便在灾难发生后迅速作出反应并在年度续转时进行承保调整。

这些因素阻碍了人们将新的气候科学纳入核保实践的意愿,但我们也必须现在就采取行动,否则某些风险在未来变得难以承保(例如洪水、野火)的可能性会越来越大。

气候变化的维度:灾害、时间尺度和确信度

Sigma 报告强调,通过三个主要维度分析气候变化的影响,可以使其更接近核保水平。具体而言,需要结合时间范围和对各种天气相关灾害的预期结果的确信度,来分析气候变化对不同灾害的影响(图 1)。以下是 3 个关键要点:

  1. 对于与全球气温上升直接相关的风险,如冰川融化和海洋面积扩大导致海平面上升、高温天气更长且更频繁、以及极端降雨等,其确信度最高。在理解大气变化方面(这些变化加大热带气旋和冬季风暴等现象的频率和强度),确信度不那么明显。在这些事件中,不同因素会发生复杂的相互作用,往往具有抵消效应。
  2. 就时间范围而言,已有证据表明气候变化会对直接受影响的灾害产生影响,而且这些证据将在未来几十年内变得更加有力。然而,人们可能需要更长时间甚至数十年,才能认识和理解其对热带气旋等复杂灾害的影响。
  3. 从短期来看,气候系统的自然波动仍是天气灾害的主要驱动因素,而大多数非寿险的保险/再保险业务的性质允许持续调整风险观,以反映观察到的气候、风险敞口和脆弱性的变化。

图 1:您有多大信心?

这一切对核保而言意味着什么?

虽然气候变化是一种需要了解的重要风险,但应将其与其他宏观风险趋势(如城市化和社会通货膨胀等)一起考虑,因为这些风险对保险业的影响速度远远超过气候变化。 

核保人员可以根据几个首要考虑因素,开始将气候变化结果与定价和累积控制相结合。这些考虑因素可涵盖在气候敏感型保险组合的核保考量之中。

  • 前瞻和回顾:行业内的大多数巨灾模型都建立在相同的基本原则上,并利用数十年的损失经验进行校准。这种方法尚未密切关注动态变化的风险状况,未将其作为建模和风险观的标准组成部分。这导致风险观过时,而且通常会导致预期损失成本被低估(图 2)。虽然历史数据对于就罕见灾难事件形成稳健风险观至关重要,但必须同时考虑一个地区的宏观风险驱动因素。要确保保险风险核保的可持续性,最重要的是要有一个能够准确反映当今和下一个核保年度的风险观。

例如,在过去十年中,澳大利亚的次生灾害活动频繁,这就要求核保人根据近期的损失经验来调整成本计算,以反映当下的风险观。另外一个例子是,在海平面逐渐上升的威胁下,前瞻性观点对于制定长期业务战略以管理沿海洪灾风险保险组合也很重要。

图 2:历史建模偏差、前瞻和回顾

  • 充分性,而不是准确性:研究过去的数据和气候变化影响,将催生许多具有类似科学可信度的潜在成果。因此,质疑科学和核保判断是不可避免的。例如,数据可能表明,台风的发生具有一定的周期性,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台风侵袭日本。然而,数据却无法判断这个周期是 10 年还是 20 年。根据选定的假设,台风频率调整可能会增加 10% 或 20%。“正确答案”可能并不存在,但重要的是要做出明智的判断并向前迈进。随着新的科学和数据的不断涌现,可以对风险观进行调整,正如核保人员对各类不确定风险、网络或恐怖主义风险所做的那样。
  • 不断演进的保险产品:除了采用适当的定价外,再保险/保险公司还需要调整整个价值链的保险解决方案,以限制不可持续的损失。这意味着根据气候事件(例如,持续 2 个月的森林火灾)的变化特点来调整再保险/保险条款。 随着森林火灾和洪灾等次生灾害风险的增加,再保险(如累积损失结构)和直保保单都需要适应相关的可持续特征。因此,就基本宏观风险趋势(包括影响当地风险的气候变化以及发生改变的索赔行为)分享经验,对于可持续的风险转移至关重要。
  • 已知风险不留漏洞:“那些无法从历史中汲取教训的人注定会重蹈覆辙”——这一说法最适用于巨灾核保。尽管历史一次又一次地证明了这一点,但大家熟知的许多模型仍未将热带气旋引发的洪水等次生效应纳入考量。如果在理解众所周知的风险方面仍然存在巨大差距,那么前瞻性观点或任何其他复杂的分析几乎不会增加任何价值。

以上表述既不是详尽无遗的,也不能取代综合了气候变化的灾害模型,而是提出了将气候变化纳入续保时的具体核保考量中。 

行动号召

随着气候研究的不断推进,将气候科学纳入核保的时机已经成熟。在缺乏稳健风险工具的情况下,前瞻性观点是将包括气候变化在内的宏观风险趋势纳入主流核保的宝贵方法。就整个保险价值链的基本风险趋势分享经验,对于实现这一整合至关重要。充分的风险观对于保持风险的长期可保性以及继续为行业提供增长机会至关重要。

Tags

naturalcatastrophe climatechang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