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可能出现的累积责任风险

随着全球化深入发展,世界互联性不断加强,来自供应链、金融市场、法律和政治制度的强大力量不仅推动新风险的产生,而且会导致现有风险之间升级出现新的互动方式。我们意识到,识别和管理意外风险蔓延或积累敞口的能力日益重要,同时也颇具挑战性。

根据各自业务组合的不同,保险公司和再保险公司面临着多种多样的风险积累情景。我们可以通过一些真实的例子来展示意外风险积累的主要形式:

事件冲突:2004年,巴黎戴高乐机场2E航站楼楼顶部分坍塌,导致生命损失、人员重伤和广泛的财产损失。参与事发建筑的施工、维护和/或监督工作的当事方多达400个。数以百计的保单对此事件做出响应,而很多保单出自同一家或同几家保险公司。这些保险公司可能未必预见到这个单一事件对其业务组合的影响范围。

供应链:2013年,在欧洲热销的一系列肉类加工产品被发现含有马肉成分。来源和/或责任难以确定,因为产品及其成分作为生产和供应链的一部分横跨整个欧洲,东至罗马尼亚,西到西班牙和英国。因此,众多当事方负有责任,包括屠宰场、加工商、贸易商和超市等。欧盟自由贸易区以及将食品送上消费者餐桌的供应链具有动态互动关系,这使得追踪一家保险公司业务组合中相关风险方及识别这些累积风险敞口变得十分困难。

商业灾难:在金融环境下,累积损失也可能来自一场商业灾难,比如2006年澳大利亚Westpoint投资计划失败丑闻。这家公司的破产导致理财顾问面临成千上万宗起诉,因为在前几年,这些顾问推荐该计划时并未适当披露相关风险。财务规划网络的广度意味着,数以百计的理财顾问及其保单需要对2000多名投资者的损失作出响应。

系统性风险积累:这种累积风险是由于重复使用一些存在缺陷的习惯性做法而造成的,曾于2007至2013年间英国的养老金违规销售丑闻中出现。在这一案件中,英国成千上万的财务顾问建议客户从固定给付养老金计划转移到积累计划,却没有同时适当披露相关风险。近200万人因此受到影响。违规的理财顾问及其保险公司现在面临着众多集体诉讼,索赔额达数十亿美元。

更具挑战性的是受到金融市场或政治动荡影响的风险累积,而这些风险在孤立的情况下可能是不可保的。比如2000年代后期次级贷危机的投资损失。金融运作对全球各地很多机构和私人投资者的投资产生影响,但是随之产生的保险损失未必与某单一可以确定的原因或操作存在直接因果关系,在多数情况下这些损失都是危机导致市场波动的连带间接损失。从这个意义上讲,次级贷危机对保险业影响的广度和严重程度,由于其对投资者行为、市场波动、消费者信心、总体经济条件以及政府政策响应的效应而增加。这些效应虽然不是保险损失的直接原因,但会在短时间内给保险公司带来损失,而不同于在“正常”市场条件下可能预见到的长期效应。。这可能会导致保险公司业绩在短期内产生巨大波动。此外,鉴于金融市场的相互关系十分复杂,被保险人参与的程度越大,相关损失也越大。也就是说,鉴于金融市场是“零和游戏”,不同于数额有限的人身伤害和财产损失,金融市场损失会是无限的循环往复。

随着我们看到日益互联的全球化世界不断取得的进展,我们需要意识到,意外风险单独产生影响的情景将越来越少。因此,保险业务组合不只是独立风险的集合,而是个复杂且有时脆弱的相互依存关系网络。识别和评测保险公司业务组合的累积风险对于管理年度业绩波动性、保护资本及支持保险公司的总体弹性都日益重要。如果以前瞻性模型来分析意外风险,尤其是其积累潜力,可更准确地对潜在积累情景进行建模,并开发出最有效缓解这些风险的产品。

2015年6月18日


海外旅游保险在中国的商机

近年来,中国游客出国旅游的比例大幅度增加,海外风险隐患也在持续增长,如何在这样的出国旅游风潮中深入剖析风险并开拓业务机遇显得尤为重要。瑞士再保险近期针对旅游保险进行客户访问和深度市场调研,剖析出了海外旅游的风险点和业务机遇,希望可以为市场和客户提供了一定的参考和借鉴。 此次海外旅游保险的关注点主要集中于旅行行为,旅行偏好,旅行风险评估,并对保险购买决策过程中的激励因素和障碍进行了分析。通过对其进行定性以及定量分析,我们统计出了如下一些信息点和大家分享。...

Read the whole story

巨灾保险制度融合社会治理任重而道远

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后面临的一个重大挑战是如何从“跑起步后再整理队形”的发展型经济模式转型为“步调一致整队进发”的发达型经济模式。前者是在时间中争取扩大缺乏的经济规模,后者是为已获得的巨大经济规模争取可持续的时间。正所谓“打天下易,坐江山难”。

Read the whole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