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险定价的通胀风险

对保险合约或保单进行定价的典型方法是,计算为所有预期成本要素提供保障所需的保费。在本文中,我们将讨论如何思考赔付通胀对两大保费要素,即预期赔付成本和资本成本的影响。

预期赔付成本

如果我们考虑运用赔付成本法来估算保费中的赔付成本,承保人将借鉴已知的赔付历史经验数据,来为相关业务进行定价。历史经验数据必须被调整至同一相对水平,以便得到出险频率和案均赔款的发展趋势。

过往的通胀率是实际观察到的一般通胀率加上一定容许程度的附加通胀率(SII)。惯常做法是假设SII固定不变,而SII被普遍认为具有周期性。虽然过往SII在理论上是可通过数据观察到的,但估算非常困难,原因是赔付经验数据的随机波动会带来“噪音”。

承保人要对目前正“位于”SII周期中的何处作出判断并不容易。即便出现旨在降低赔付成本的法律变化,可能只会在最初使SII有所降低,而如果索赔人及其辩护律师对新法规提出质疑,那么紧随其后将涌现新一轮的赔付通胀。 鉴于工资水平趋势经常伴随国内生产总值一同走高,除了赔付支出,保险公司还面临着直接赔付费用的通胀压力。通胀是一个宏观经济现象,而一些险种的承保业绩与经济的一般状况具有相关性(如信用保险)。

资本成本

假设保费中的赔付成本要素仅考虑到预期通胀,而资本成本则要考虑到意外通胀。监管和评级机构的资本金或许可以或不可以融入通胀风险,视司法管辖而定。

意外险保险公司面临的特大风险可能将包括赔付通胀。当对赔付通胀。的特大风险进行建模以确定经济资本时,其关键问题是,全球范围内的央行是否将维持其长期通胀目标不变。或者,保险公司可能需要对央行的承诺构建一种观点,以控制通胀的任何意外上升。

如果可以假定长期稳定且较低的通胀,则在计算资本成本的恰当通胀模型中,将假定通胀的短期攀升延续一至两年的时间,随后在接下来几年中返回长期平均水平。

利率和信贷利差可能也是经济资本要求计算中的要素,由此引发了利率与通胀之间是否应有模型连结的问题。对于利率与通胀之间相关性的假定是十分合理的,但是在适当的连结模型方面存在不同的观点,因此保险公司可能为了简单起见而选择忽略该问题。

总结

保险公司在保险期限之初获得固定的保费,但是在稍后需要支付不确定的、受通胀影响的理赔款项。通胀风险是一项保险公司难以管理的挑战。

想要良好规避一般通胀的难度较大,而想要管理一般通胀与保险赔付通胀。之间“基差风险”的难度甚至更大。此外,通胀往往具有跨险种和地域边界的系统性,因此难以分散风险。

赔付成本应会考虑到预期水平的通胀,但必须小心谨慎,以便在将观察到的赔付经验。调整至当前事故年度水平时,以及对预期支付年度进行预测时,留有充分的SII余地。资本成本计算可以为赔付通胀。的意外水平留有余地。通胀风险的系统性性质意味着,赔付通胀的意外飙升也将对竞争对手造成打击。这往往会导致保费费率调整,从而为整个保险业的损失提供补偿。

2011年2月


城市综合管廊高速发展带给保险行业的机会和挑战

城市地下埋藏有各种管线,这些管线与我们的生活密切相关。与传统埋设方式相比,修建城市地下综合管廊,可以带来较为明显的社会和经济收益。2016年上半年,李克强总理在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上提出要开工建设综合管廊2000公里以上。综合管廊市场潜力巨大,无论是在工程界还是保险界都是一个热门话题。

Read the whole story

农业保险巨灾风险管理

中国是农业大国,农业是国民经济的基础。国家高度重视粮食安全,发展农业、造福农村、富裕农民、稳定地解决13亿人口的吃饭问题,这些一直是治国安邦重中之重的大事。在我国,依靠自身力量实现粮食基本自给的基本方针下,预计未来很长一段时间,我国粮食需求量还会继续呈刚性增长,而增产较大的阻力之一就是气候变化条件下极端灾害事件的频繁发生。

Read the whole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