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情况下新建船舶尚不属完整意义上的“轮船”?

中国法院裁定,船舶制造商的海事索赔不适用于责任限制

近期一项标志性的判决表明,倘若新建船舶在试航中发生事故,该船舶建造商无法享受责任限制。

船舶所有人和救助人均可限制自身对海上事故应承担的责任。依照《1976年海事赔偿责任限制公约》(LLMC 76),船舶所有人(包括海运船舶的所有人、承租人、经理人和营运人)和救助人可以根据船舶的吨位(尺寸)限制自身的责任。这种限制适用于人员死亡或人身伤害索赔,以及其他轮船、财产或码头工程受损的索赔。但是,“如果被证实损失源自于其个人行为或疏忽,而上述行为或疏忽的意图是导致该等损失,或者明知可能会导致该等损失却罔顾后果,则相关损害赔偿索赔不享受责任限制”。几乎所有海事国家(除美国外)均已批准该公约。

《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规定根据LLMC 类似的条件,限制“船舶所有人”的责任。但是,进行海上试航的新船舶建造商是否有资格获得责任限制,这个问题从未在法院中经过检验。有一宗案件涉及船舶制造商风险保单保障的本地在建船舶,该案件的判决改变了这个状况。法院裁定,此类船舶的建造商没有资格享受责任限制。

该案件中,被保险船舶在2009年的试航途中失去动力,撞到码头,并与另一艘船舶相撞,导致被保险船舶自身受损,第三方船舶沉没及码头坍塌。被保险人(船舶制造商)支付4,300万美元赔偿多项损失,包括导致码头丧失使用功能。随后,被保险人依据所购保单提出索赔。保险公司接受索赔,因为碰撞属于船舶制造商保单承保的风险,但对索赔金额提出质疑,因为被保险船舶应当享有海事赔偿责任限制。因此,保险公司根据公约规定的限制,经计算后仅同意支付900万美元。但是,被保险人对保险公司提起法律诉讼,要求支付全额赔偿。

本地海事法院认为,船舶制造商对于出海试航的新建船舶无法享受责任限制,理由如下:

  • “完整意义”上的“轮船”意味着船舶已建造完成,注册登记并取得记载船名的官方证书。但本案中的被保险船舶既未登记,亦未取得官方证书。该船舶仍处于测试和检验阶段。  
  • 事故造成的损失必须与“轮船的运营直接相关”,而试航属于“轮船建造”而非“轮船运营”。
  • 可享受责任限制的实体/个人是船舶所有人(包括出海船舶的所有人、承租人、经理人和营运人)和救助人。船舶制造商不能被视为船舶所有人或船舶营运人,因而无权享受责任限制。

上述标志性判决的意义在于:试航船舶的船舶制造商无权享受责任限制。一位本地律师亦支持上述裁定,认为在司法实践中,《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并不将未注册登记或未取得证书的出海试航船舶视为完整意义上的“轮船”。

这项判决给理赔经理和核保人带来了新视角。显然,判决会增加中国船舶制造商风险保单面临的潜在赔偿。在以上案件中,索赔金额从最初估计的900万美元增至4,300万美元。瑞士再保险建议,保险定价应反映因此(由于无法享受责任限制)而增加的该等风险。另一种处理办法是可以根据船舶制造商风险保单中的责任限制,增添第三方索赔的分项限额。

2015年10月21日


保险助力中国推动未来清洁能源、粮食安全和城市恢复力

本文为瑞士再保险亚洲区总裁彭凱彤为世界经济论坛议题栏目撰写的博文

Read the whole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