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化风险警钟长鸣

近年来,随着我国经济的迅速发展,化工和石化行业规模不断扩大,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化工产品生产国之一。但是随着规模的不断扩大,安全形势却日益严重,行业事故不断。尤其是进入2015年以来,多起大型火灾和爆炸事故引起了民众的广泛关注,同时也给化学工业的进一步发展带来了严重障碍。

险象环生的石化企业

福建漳州腾龙芳烃有限公司“4·6”爆炸,山东日照石大科技“7.16”爆炸事故,天津瑞海危化品仓库爆炸,规模和强度一次次震惊国人。其实除了这几起造成广泛影响的化工爆炸事故,还有很多没有广为人知,但是也造成严重财产损失和人员伤亡的事故。下面列表是今年以来主要的化工企业火灾爆炸事故统计(不包括前述三起)。

2015年7月26日

中石油庆阳石化公司300万吨/年常压蒸馏装置发生泄漏着火事故

造成3人死亡,4人受伤

2015年6月28日

内蒙古鄂尔多斯伊东集团九鼎化工有限责任公司发生爆炸着火事故

造成3人死亡、6人受轻伤

2015年6月12日

南京化工园区的德纳化工有限公司多乙二醇丁醚装置发生爆炸

4人轻度灼伤

2015年3月18日

山东海明化工有限公司在进入受限空间作业过程中,双氧水装置氢化塔发生爆炸

4名人员死亡、2人受伤

2015年2月19日

湖北宜昌富升化工有限公司硝基复合肥车间2#造粒塔发生爆炸燃烧事故

导致5人死亡,2人受伤

2015年2月8日

山东省聊城市冠县新瑞实业有限公司发生爆燃事故

3人死亡,5人受伤

下面的列表指出了不同类型石化化工企业可能发生的火灾和爆炸类型,颜色深浅代表了风险的大小。可以看出,复杂石化企业,液化烃罐区,和硝酸铵工厂和仓库的事故最为严重。

对照以上事故,腾龙芳烃属于第8类,山东日照属于第3类。天津瑞海仓库爆炸,虽然官方的调查结果尚未公布,但根据爆炸的规模和目前媒体了解的库存情况,极有可能是硝酸铵或类似高爆炸可能性的化合物造成,即属于第7类。当然这只是估计,应以最终调查结果为准。

应对风险刻不容缓

这些事故同样给保险公司敲响了警钟。如何正确评估化工石化类生产和储运企业的风险,减少保险损失,成为摆在保险公司面前的一个重任。瑞士再保险凭借一支专门的石化风险工程师团队,建立了完整的石化企业风险评估体系,这套体系同时也适用于可能发生大规模火灾爆炸风险的非石化企业(尤其是合成氨和氮肥行业)。

瑞士再保险的石化行业系统性风险评估体系使用二维评价体系,纵坐标是评估对象的保护水平(Protection Level),横坐标则是评估对象的相对内在风险(Relative Inherent Risk)。评估结果以二维坐标中的位置来表征,同时可以和瑞士再保险的历史数据库对比,最终确定评估对象的风险水平和费率。

对于相对内在风险和保护水平的评估,则是基于更为详细的评价(如下图所示)。

对于风险企业的评估,最大可能损失(MPL)也是一个重要的方面,下图显示了不同类化工企业的MPL对比,包括财产损失和营业中断损失。

瑞士再保险还开发了自己的专有软件(ExTool®),对风险对象的最大可能损失(MPL)进行计算。软件的最大特点是结合了石化与化工企业中生产单元的价值,通过爆炸模型的计算直接得到最大可能损失(MPL)。

我们希望,瑞士再保险在全球石化企业风险评估的经验和技术,能够帮助中国企业降低风险,推动保险业发展,保护社会和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

2015年8月26日


城市综合管廊高速发展带给保险行业的机会和挑战

城市地下埋藏有各种管线,这些管线与我们的生活密切相关。与传统埋设方式相比,修建城市地下综合管廊,可以带来较为明显的社会和经济收益。2016年上半年,李克强总理在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上提出要开工建设综合管廊2000公里以上。综合管廊市场潜力巨大,无论是在工程界还是保险界都是一个热门话题。

Read the whole story

农业保险巨灾风险管理

中国是农业大国,农业是国民经济的基础。国家高度重视粮食安全,发展农业、造福农村、富裕农民、稳定地解决13亿人口的吃饭问题,这些一直是治国安邦重中之重的大事。在我国,依靠自身力量实现粮食基本自给的基本方针下,预计未来很长一段时间,我国粮食需求量还会继续呈刚性增长,而增产较大的阻力之一就是气候变化条件下极端灾害事件的频繁发生。

Read the whole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