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风暴?

“完美风暴”是指由于不寻常的情况组合而导致的极端结果。可以肯定,自2010年以来亚太地区所遭遇到的一系列重大灾害是不寻常的,但是最终会导致什么结果还是个问号。

无需提醒读者近期发生的众多灾害:2010年3月墨尔本和珀斯史无前例的雹灾、9月克莱斯特彻奇发生的破坏性地震、以及澳大利亚昆士兰州洪水和布里斯班洪灾。随后澳大利亚和新西兰遭受热带气旋安东尼和雅斯侵袭、维多利亚州发生洪水、而克莱斯特彻奇则迎来第二场更具破坏性的地震。此后日本东北地区发生强烈地震和灾难性海啸。

瑞士再保险估计,这期间的巨灾保险损失总额(包括智利地震)为300-500亿美元,而再保险市场的赔款则达到全球财产巨灾险年保费额(约120亿美元)的2-3倍。

这些事件暴露出再保险公司用于计价的损失模型中的缺点。

至今为止的教训

墨尔本和珀斯的雹灾分别造成约10亿美元的损失,都比预期结果高得多,而珀斯先前甚至被认为是没有重大雹灾风险的地区。

这些事例突显了对次要灾害因素和情境风险保费计算的普遍不足。大多数承保人对于这类风险都是在主风险上附加保费,或于损失后采用过去损失平均法来计价,这两者都可能低估了这些事件所带来的影响。

克莱斯特彻奇地震土壤液化所造成的损失远大于模型估计的数据,而且模型结果与实际损失结果的误差在建筑质量、业务中断以及私营保险业与政府地震委员会的赔偿方法等三个方面特别突出。所有这些由于两次灾害发生的时间非常接近,而变得格外复杂。

从日本东北地区地震来看,应该吸取的教训是在业务中断方面。日本是个业务中断险保险深度相对较低的市场。然而,日本之外的间接业务中断意外损失虽然设置了赔偿限额,但仍可能会非常高。在现在的疲软市场,赔偿限额已有所提高,每个赔偿限额可高达10亿美元。此外,东京和克莱斯特彻奇所面临的余震频率在短期内依然会高于概率损失模型的平均计算结果。

在多个此类事件中,特别是因为提供了无限免费恢复保障,溢额合约受巨灾损失的影响非常大,而且溢额合约在正常时期所产生的利润不足以补偿低频率自然灾害所造成的损失。

至少有一家保险公司所遭受的克莱斯特彻奇地震损失超出了其再保险保障,这也许会促使亚太区保险公司的高管与董事会和监管机构重新评估再保险保障的充足性和模型的假设条件。

全球的再保险公司一直以来认为亚太区的风险敞口日益帮助总体业务实现风险分散化,不过这仅限于风险保费充足时才有效。最近的灾害事件中显示了模型的不足,在这些所谓的风险分散地区,其实承保人对风险知之甚少!

在无损失期间,承保人趋于持乐观态度,倾向假设没有损失就等于没有风险,而忽视了潜在的坏消息。事后,承保人则往往矫枉过正。

市场前景展望

那么前景会是怎样的呢?不如人意的投资回报使注意力重新回到提高承保利润上,有关全球市场价格上涨的论调正在不断升温。偿付能力监管正在加强,使得再/保险公司的资本压力增加。前些年承保准备金释放出的利润在减少。就巨灾险业务而言,一家模型公司对美国巨灾模型的修改将提高多个关键地区的再保险需求和风险保费,而最近的巨灾保险损失已经是全球巨灾险保费的数倍。

另一方面,再/保险公司已经重建资本实力,保险业现在的总体资本已经回到全球金融危机前的水平。市场目前是在这两种情况下发展平衡,而每发生一次巨灾,都会将天平向价格上涨的方向推进。

无论全球趋势如何,在亚太区,突发性巨灾事件预计会对再保险风险保费的计算造成加价压力。例如,在日本4月续转中,地震再保险保费增加了50%,风灾洪水再保险费增加了10%。转分保和非比例合约的高保额分层出现了承包能力减少的情形。

在所有地区,我们都期待承保人会考虑到这些巨灾事件所带来的教训,并会对过度乐观倾向提出反思。这些教训包括:地震风险(尤其是风险较大行业的业务中断风险)、次要灾害因素的计价、总体保单保障范围、以及传染疾病附加条款。更加注重潜在风险、对模型结果提出疑问,以及对次要灾害因素计价将是解决之道。

2010年和2011年的灾害事件是否会成为将全球周期推过拐点的完美风暴, 时间会证明一切。但是随着我们进入北大西洋的飓风季节,市场走势会比较明确。在亚太区,我们预计价格会出现一些调整。

2011年5月


海外旅游保险在中国的商机

近年来,中国游客出国旅游的比例大幅度增加,海外风险隐患也在持续增长,如何在这样的出国旅游风潮中深入剖析风险并开拓业务机遇显得尤为重要。瑞士再保险近期针对旅游保险进行客户访问和深度市场调研,剖析出了海外旅游的风险点和业务机遇,希望可以为市场和客户提供了一定的参考和借鉴。 此次海外旅游保险的关注点主要集中于旅行行为,旅行偏好,旅行风险评估,并对保险购买决策过程中的激励因素和障碍进行了分析。通过对其进行定性以及定量分析,我们统计出了如下一些信息点和大家分享。...

Read the whole story

巨灾保险制度融合社会治理任重而道远

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后面临的一个重大挑战是如何从“跑起步后再整理队形”的发展型经济模式转型为“步调一致整队进发”的发达型经济模式。前者是在时间中争取扩大缺乏的经济规模,后者是为已获得的巨大经济规模争取可持续的时间。正所谓“打天下易,坐江山难”。

Read the whole story